威尼斯赌博游戏

文艺生活

首页 > 文化建设 > 文艺生活
【献礼矿工节】纪宏波随笔:我的矿工兄弟
发布时间:2019-03-11     作者:纪宏波   浏览量:1433   分享到:

QQ图片20180730164159_副本.jpg

    相信大部分人和我一样,在到煤企上班之前,对矿工的印象都是从电视、网络媒体或路遥先生的《平凡的世界》一书中来的。我与他们的正面接触,是从我2011年来到彬长生产服务中心开始的,走近矿工、结识矿工,也让我对矿工这个职业有了新的认识。

    他们是最敬业的人。2011年初到彬长,有一次我在车间开铣床,一位矿工大哥来车间维修一件非常着急的铸铁端盖。加工完第一道工序,我准备用电瓶叉车转移到另一个机床进行下一道工序,结果矿工大哥看我有此举动,二话没说就从铣床平台上将七八十斤重的端盖抱起,问我下来要换到哪个机床上加工,他抱过去。当时让我尤为震惊,为了节省10分钟时间,他竟然徒手抱着那么重的工件一路小跑。这种敬业精神让我记忆犹新。

    他们是最可爱的人。曾有几年时间,我住在大佛寺矿峰顶的瓦斯抽放站附近的村子里,下班时间经常会到大佛寺矿对面的生活区买菜、购物等,与矿工兄弟们的接触机会就自然多些。记得有一年,我经过矿门口与公寓楼之间的小公园,一抬头看见几个矿工兄弟从头到脚都是漆黑一片,唯一有色彩区别的就是白眼仁在黑色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白了。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他们,和我在电视里面看到的矿工兄弟升井后的模样一样可爱,一身煤灰加上一双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他们的形象在我的心中更加高大了。

    他们是最刚强的人。记得公司有一次在矿区举办招聘会,现场考核环节有一项是让应聘者每人扛一小捆锚杆慢跑50米,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开始我还很疑惑,这是个什么操作?后来听人说,这是矿工兄弟最基本的技能,在井底下不可能所有的机械设备都能派上用场,很多时候一些支护产品或者较重的配件到了巷道还是需要人工移动一段路程再安装,所以体能也是一项非常重要的考核指标。

    他们是重担当的人。2014年的时候,有一回我在村子里的诊所给孩子看病,下午的时候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矿工大哥感冒了也来看病,吊瓶还没挂完他就赶着要去上班,非要让医生给他拔掉针头,医生也没办法只能听他的。接下来医生说给他开些药,让他带上按时吃,也被他直接回绝了:“我现在直接回公司就下井了,也顾不上吃。这样吧,我的状态也好着呢!药我就不带了,明天下班我还来你这里挂吊瓶吧!”

    可以说,他们是时代的烙印、是煤矿的基石,更是千万个家庭的顶梁柱。在这个专属于彬长矿工的节日里,让我对大家轻轻说一声你:兄弟,辛苦了!(生产服务中心  纪宏波)

 

编辑:徐超